美国的冷战老调几时休
近期,特朗普政府密集出台重量级文件,包括《国家安全战略报告》《核态势评估报告》(准定稿)以及《国防战略报告》等。这既是美战略规划的规定动作,也体现了特朗普政府的对外安全政策正日渐清晰。报告在“美国优先”原则下充分体现了特朗普政府“以实力求和平”的“军事优先”政策。

    美国国防部发布新版《国防战略报告》。该报告延续了特朗普《国家安全战略报告》将中俄定性为“修正主义国家”和首要安全威胁的判断,将中国视为最大“战略竞争者”,为下一步美国修订国家军事战略提供了指导。公开的报告分为引言、战略环境、国防部目标、战略举措、结语5个部分,共11页,约占非公开版本五分之一的内容。

    报告明确了国防部11项战略目标和三大战略举措。目标包括:保卫美国本土免受攻击;在全球和关键地区维持联合部队的军事优势;慑止对手侵犯美国的关键利益;使美国的跨部门合作伙伴能够促进美国的影响力和利益;在印太、欧洲、中东和西半球保持有利的地区权力平衡;保护盟国免遭军事侵略,支持伙伴不受胁迫,并公平分担共同防御责任;劝阻、预防或慑止对手国家和非国家行为体获取、扩散或者使用大规模杀伤性武器;防止恐怖分子直接或支持其他行为体,向美国本土及公民、盟国和海外伙伴发动袭击;确保国际公域的开放和自由;变革国防部思维、文化和管理体系,不断提高创造业绩的速度和效益;建立21世纪 “国家安全创新基础”,有效支持国防部的运行,维持安全和偿付能力。三大战略举措包括:建设杀伤力更强的联合部队,重整军备;加强同盟关系,吸引新的伙伴;改革国防部管理,以提高业绩和效益。 【详细】

美将中俄树为对手的冷战逻辑

    美国防战略的调整,一方面是着眼抵消中俄不断上升的军事实力特别是中国的快速发展,从而确保美长期的全球领导地位;另一方面,特朗普的“军事优先”政策无疑受到军方和军工集团的热捧,从而加强对特朗普的政治支持。美称这份国防战略将为2019至2023财年国防预算提供基础性框架,最终以军费的实际投入来实现美国防战略目标。

  美国国防战略重回“大国竞争”令人忧虑,很明显,它体现的是一种对抗思路,而非合作、妥协思路。综合看,特朗普政府的国防战略,充分体现了冷战思维下的霸权逻辑。正如我外交部发言人所指出,美方报告充满冷战思维和“零和”博弈过时观念,蓄意歪曲中国国防和外交政策,渲染大国战略竞争,犯了根本性的错误。

    其实,在政治理论上有“国王的两个身体”之说,是讲国王身体的自然属性和公共属性。特朗普总统甚至有“三个身体”,一个是受之父母的“自然身体”,一个是受困于社会结构的“社会身体”,还有一个是受困于国家结构的“国家身体”。正如感情上亲俄、对普京友好的特朗普总统不能施展其“自然身体” 而受困于国内结构一样,在中国问题上,对中国有好感的“自然身体”也同样抗不过国内的社会结构和政治结构。

    首先,军事工业复合体需要强大对手。众所周知,美国的经济体系由二战期间形成的军事工业复合体所绑架。军事工业不但直接支持着国会议员,很多研发机构、大学、乃至选民都是军事工业复合体的重要组成部分。军事工业复合体要得到联邦政府巨量采购、研究机构要得到科研经费、普通选民要就业,其政治代表比如智库、议员和有关政府部门比如国防部,就要极力夸大美国的国家安全所面临的挑战,尤其是来自制度上不同的大国的挑战。

    面对这样的利益集团化的社会结构,特朗普总统的“自然身体”只能甘拜下风,“自然身体”被“社会身体”所取代。其实,在承认耶路撒冷为以色列首都这个问题上,就应该知道是特殊利益集团绑架了美国的国家安全,特朗普总统这样做只是迎合了特殊利益集团的偏好,但却是以美国国家安全为代价——美国与伊斯兰世界为敌,给“文明的冲突”火上浇油。 【详细】

    美国国防战略由反恐重回“大国竞争”

    冷战思维作祟让美国防新战略关切“大国竞争”

    特朗普国情咨文重提大国竞争 对华充斥冷战思维

特朗普核野心遭美媒泼冷水

    美国《国家利益》网站发表题为“美国新型核导弹潜艇可能存在问题”的文章称,美国政府问责局(GAO)对“哥伦比亚”级战略核潜艇的技术成熟度表示担忧。报道称,这种到2031年必须投入使用的战略威慑平台将采用许多新技术,在可预见的将来,这些技术可以增加美国海基核力量的生存能力。但正如GAO警告的那样,目前该项目中的许多功能都未经检验,从没有制造过验证型或进行测试。GAO的报告写道:“需要进行更多的开发和测试,以证明几种对‘哥伦比亚’级潜艇性能至关重要的技术是否成熟,包括综合电力系统、核反应堆、通用导弹舱以及推进器和相关的技术。目前还不知道这些系统是否能像预期的那样工作,是否会拖延或成本超支。任何意想不到的延误都可能将这种先进潜艇的服役推迟到最后期限——2031年之后。”

点击看大图

    不但美国海军的未来战略核潜艇情况不乐观,美国空军的洲际导弹更新项目也面临超支问题。和“俄亥俄”级战略核潜艇类似,美军现役“民兵 -3”洲际导弹同样服役于上世纪70年代。美国《防务新闻》网站称,美国空军确认波音和诺斯罗普·格鲁曼公司正式中标,预计2020年美军将从这两家公司中二选一,确定新型洲际导弹的主承包商。在21世纪20年代后期,新型导弹将形成初始作战能力。这是美国空军目前所有研制项目中金额最大的。美国空军此前乐观估计,下一代洲际导弹项目耗资623亿美元,但五角大楼成本与项目评估办公室则预计,该项目总成本在850亿-1000亿美元。 【详细】

    未来战略核力量的较量,将会在海平面之下

    美媒批特朗普核武新政逻辑愚蠢 或将徒增核战风险

    美国新版核态势评估突出提高核威慑力

判断美国国防战略转型为时尚早

    恰如部分外国媒体所言,美国对于其安全环境的认知似乎有向“冷战”复归的趋势。与10年前发布的上一份《国防战略》不同,新的《国防战略》将从前被美国视为头号敌人的国际恐怖主义列为次要威胁,而将概念初现的“战略竞争者”视为目前美国面临的主要对手。从这一事实看,似乎冷战时期的大国间全面竞争的局面又有重演的趋势。

    美国《国防战略》所关注的重点地区,在地理位置上与前述的“战略对手”重合。此举绝非偶然。美国试图在上述地区深化与本地区国家的安全关系的努力,也可以视为其通过发展和“拉拢”地区同盟者,与“战略对手”国家展开地区竞争,威慑遏制“对手”,甚至抵消这些国家的战略优势的一种策略。从这一现象来看,确实与冷战时期的对抗氛围有几分相似之处。

    然而,尽管美国《国防战略》透露出了咄咄逼人的对抗前景,但笔者认为,其前景与冷战时期的大国间全面对抗相去甚远。首先,我们要看到,虽然美国政界长期抱有“冷战思维”,但在经历冷战后20余年的全球化和新型大国关系的建构后,美国与中俄等国家的关系已经与冷战时期单纯的全面对抗关系大相径庭。的确,美国与中国在亚太地区、与俄罗斯则是在欧洲地区存在分歧,甚至威胁到中国和俄罗斯等国的重要安全利益,但在亚太和欧洲地区以外,美国与中俄(特别是中国)依然有着广泛的共同利益和合作前景。中美现存的贸易关系也不会因为一纸《国防战略》而倒退。同时,中国在亚太地区提出的“一带一路”构想,也未必会使得中美在该地区构成零和对抗关系,而同样存在通过两国的互动和磨合达成新的协作机制的可能。美国《国防战略》即表示,美国发展对华安全关系的长期目标是“将我们两国、两军导向交流和互不侵犯的关系”。 【详细】 

   炒作“中国威胁”实为“威胁中国”?

   外交部:希望美方摒弃冷战思维正确看待中美关系

   美公布《核态势审议报告》中方对此表示坚决反对

核大国强化核威慑的主要举措及启示

   核大国在积极推进核力量现代化的同时,更加强调战略防御,注重攻防兼备。研发针对来袭导弹的拦截系统,这个想法早在冷战时期就有了。但在冷战期间,美苏两国都没有把握能够研发出可靠的防御系统,且防御系统耗资巨大,任何一方在导弹防御方面取得突破,都有可能破坏双方的“确保相互摧毁”的战略平衡。

    核武器是威慑理论的物质基础,要使威慑可信,就必须保持核武器的现代化水平。在这个问题上,各核大国都不惜投入巨资。外媒披露,美国新版《核态势审议》报告将会提议重启陆基中程导弹和海基核巡航导弹研制项目,这不过是美国增强核力量的冰山一角。

    目前,美国已经拥有了以陆基和海基为主体的世界上最全面的弹道导弹防御系统。其中,“萨德”系统的拦截弹设计上可用于大气高层和大气层外拦截,是目前世界上唯一具备大气层内外拦截能力的反导拦截弹。此外,“萨德”系统不仅仅充当“盾牌”的作用,它在平时还能起到摄取情报和监视、控制对方的作用。有专家推算,“萨德” 系统的雷达探测距离超过2000公里。正因如此,“萨德”入韩等于美国可以更方便地监视中国大部分地区,以及俄罗斯远东地区大部分的中远程导弹发射活动。这就严重破坏了该地区的战略平衡。 【详细】

    特朗普欲确保美核武库“世界一流”

    美国已对中国等核国家保有压倒性的核优势

    将“中俄威胁”当口头禅了?美新版核战略遭批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