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 国学经典
是读《红楼梦》还是读《石头记》?
华夏经纬网   2018-04-25 09:20:30   
字号:

  张昊苏

  网络上时常流行“死活读不下去”的名著排行榜,《红楼梦》往往高居榜首。出现这种现象的原因很多,其中之一或许在于,学界对《红楼梦》汗牛充栋的研究,过度依赖于某些材料而加以曲折考索,而在文学一面却有所缺失。

  一个显例便是:许多稍微了解红学研究的爱好者,乃至不少红学家,其阅读取向是“读《石头记》不读《红楼梦》”。具体来说,是只读八十回没有结局的残本,而不读一百二十回的全本。尽管后四十回存在若干不如人意之处,但作为一部小说,如果没有结局,当然会影响观感。在“新红学”兴起以前,《红楼梦》长期以一百二十回的面貌流传于世,并赢得了大量读者,足见“足本”在阅读上的价值实为最高。据说,红学大师俞平伯临终前曾写下这样的话:

  胡适、俞平伯是腰斩红楼梦的,有罪。程伟元、高鹗是保全红楼梦的,有功。大是大非。

  这晚年议论也许不免过激之处,但勇于直视自己的学术局限,正确认识一百二十回本《红楼梦》的价值,这种治学勇气和批判精神值得敬重。“阅读《红楼梦》,研究《石头记》”,应该是较为平正的态度。

  一

  胡适建立的“新红学”学术范式,以《红楼梦》为曹雪芹的自叙传,通过大量新史料推动《红楼梦》的解读与研究,其学术贡献不可谓不巨。以一部白话小说而称之为“学”,并由此推动了文史学界的范式转换,更可谓稀有。这一方面是胡适本人学术功力使然,另一方面则很大程度得力于连续出现的《红楼梦》抄本文物。这十余种抄本多标有“脂砚斋”的评语或署名,且自称与作者曹雪芹关系密切,故被统称为“脂批本”。今见脂批多为残本,回数以八十回为限,内容则多涉及小说创作过程、史事原型、真正结局等问题,因此被红学家认为是《红楼梦》研究的权威文献——也正是由于脂砚斋的声明和暗示,所以有学者乃提倡读八十回的《石头记》:这是经过脂砚斋认证的曹雪芹原作。

  然而,脂批本尽管种类众多,材料丰富(批语约八千条,异文更不计其数),但却没有说明一个重要的问题:脂砚斋到底是什么人?他(或者她)与曹雪芹是什么关系?红学家争论甚久,有说是曹雪芹叔父的(根据是裕瑞《枣窗闲笔》)、有说是其兄辈的(胡适等。对于具体是哪位兄长,则更有进一步的分歧)、有说是曹雪芹本人化名的(俞平伯等)。更“离奇”的,则是周汝昌认为脂砚斋乃曹雪芹续弦的妻子,即《红楼梦》中史湘云的原型,这见解多少有点令人惊诧。此外,就脂批内部而言,脂砚斋与署名批者如畸笏叟、梅溪、棠村、松斋等又是什么关系,是同一人抑或亲朋好友?这些人与曹雪芹又有何关系?凡此种种,歧见纷纭。红学家争论不下,但共识则是相信脂砚斋及相关批语在《红楼梦》研究的权威地位。

  至上世纪九十年代,学者欧阳健立足于这些歧见,尝试辨析脂批本作为文物和文献的疑点,撰写了近百万字的《还原脂砚斋:二十世纪红学最大公案的全面清点》一书。其核心结论是认为脂批文物全部是为了迎合胡适而制造的赝品,与之相关的“新红学”研究均系根据伪本的错误研究。这对《红楼梦》与红学,都是极重大的冲击。但与某些民间“红学家”的任意思辨不同,这部书的结论虽然惊世骇俗,但解读材料用功扎实,总体方法上也基本是沿用胡适的考据路数,是一部值得认真对待的学术著作。

  本书出版后曾得到不少红学家的批评,其中的硬伤和过度推论也已被反驳。但持平而论,尽管欧阳健的“程前脂后”说等结论还很难成立,但他在脂批本中发现的大量疑点却是很重要的学术问题,而且多数并未得到红学家的妥善解释。从“怀疑”而非“定案”的角度来阅读《还原脂砚斋》,会发现本书精义卓见不少。

  而且,在此基础上仍可以进行更深入的研究和反思,即:

  在很多基本信息尚未明确的情况下,脂砚斋是否可以被定义为《红楼梦》的权威?

  即使脂砚斋是较早的《红楼梦》读者,是否其批语都值得不加批判地据信?

  对脂批文物的争论还可以继续,而且可能短时间内不会产生定论;除此之外更重要的则是文献本身的价值——即使文物为真,其内容也可能存在错讹乃至虚构。这类似于法庭之上目击者也有可能作伪证,必须对其所说内容加以更深入的考察。如果在重要之处产生明显的错讹或矛盾,那么即使脂砚斋是曹雪芹身边很亲近的人,也不能简单相信他的表述。

  二

  让我们不妨再回到文章开头的问题,即选择读《石头记》还是《红楼梦》?由于不少读者相信脂砚斋的话,认为《石头记》是曹雪芹原笔,所以抛弃了带有后四十回的《红楼梦》。那么这就需要对脂砚斋的相关论述作一点反思。

  今之脂批本绝大多数均以《石头记》作书名,相关批语称及本书时也多言《石头记》,可以确定的是,脂砚斋认同《石头记》这一书名。但脂砚斋的态度并不能直接等同于曹雪芹的态度。

  《红楼梦》第一回楔子提及了本书的书名:

  作者自云:因曾历过一番梦幻之后,故将真事隐去,而借“通灵”之说,撰此《石头记》一书也……改《石头记》为《情僧录》。(甲戌本多出“至吴玉峰题曰《红楼梦》”一句),东鲁孔梅溪则题曰《风月宝鉴》。后因曹雪芹于悼红轩中披阅十载,增删五次,纂成目录,分出章回,则题曰《金陵十二钗》。

  此处表明了《红楼梦》所涉五个书名的前后关系及所谓“题名者”,从文气观之,几个书名显同指《红楼梦》一书。按照字面意思来看,曹雪芹创作的这部小说应该定名为《金陵十二钗》。这显然是难以成立的说法。从文章风格来看,很可能是曹雪芹在故弄狡狯,重在审美,而未必蕴含什么深意(鲁迅说),其他四个书名很可能都是为“红楼梦”打掩护的别名。按照通行本的情况,正文仅提及了四个书名,而读者却称本书为“红楼梦”,那么最大的可能是,“红楼梦”已经成为曹雪芹写在书名页上的定名,而其他四个书名或是曾用过的旧名,或是楔子中的虚构。这样看来,甲戌本的增文也很有可能是文学上的画蛇添足。

  作为外证,除脂砚斋以外的早期读者也多将本书称之为《红楼梦》。与曹雪芹同属旗人圈,并且很可能与曹雪芹认识的明义,在《绿烟琐窗集》中言:“曹子雪芹出所撰《红楼梦》一部……其书未传,世鲜知者,余见其钞本焉。”约为同时的永忠、弘旿,也同样称本书为“《红楼梦》”。陈维昭在《红学通史》中指出,早期《红楼梦》读者分为“以脂砚为中心的评批集团”与“以永忠、明义、墨香等人为中心的阅读圈子”,并指出两个圈子“置身于老死不相往来的两个世界”、“读到的是明显属于两个系统的曹雪芹手稿”。

  《石头记》《红楼梦》均系曹雪芹手稿,而除在《石头记》上写下批语的几人以外,一百多年内几乎没有人知道脂砚斋的存在,其流传情况也颇有谜团。唯一较早提及脂砚斋的是裕瑞(1771-1838)《枣窗闲笔》(其真伪同样有争论),描写《红楼梦》的成书过程时却说:

  闻旧有《风月宝鉴》一书,又名《石头记》,不知为何人之笔。曹雪芹得之,以是书所传述者,与其家之事迹略同,因借题发挥,将此部删改至五次,愈出愈奇,乃以近时之人情谚语,夹写而润色之,借以抒其寄托。曾见抄本,卷额本有其叔脂研斋之批语,引其当年事甚确,易其名曰《红楼梦》。

  这段史料的解读学界也有争议,但很清楚的是,裕瑞(一般被认为是脂砚斋的支持者)所读到曹雪芹创作的小说,其定名是《红楼梦》而非《石头记》。

  换句话说,就本问题而言,不论我们如何看待脂批文物的真伪,“石头记”都只是早期流传中的小众版本,而且甚至不能代表曹雪芹的最终意见。鉴于这一现象在脂批中屡屡存在,因此本文的结论也具有相当的普适性。即:

  作为一般的文学阅读而言,应以完整的一百二十回本《红楼梦》作为文学典范。尽管其中有后人补续之文,但大致上并不甚背离曹雪芹的定稿和旨意,而且是《红楼梦》得以成为名著的重要组成部分;

  就研究来说,《石头记》系统值得继续深入探讨,但除却“新红学”已有的范式以外,更应该用批判的眼光全面检核相关批语的可信效度。

  作者系南开大学文学院博士研究生

  栏目支持:黄帅

来源:中国青年报

 

 

责任编辑:虞鹰

共1页
  网友评论 更多评论>>>
  网友: 密码:   
 
 
 
  已有( ) 条评论 剩余 字 验证码:    
 
相关文章
   
·《红楼梦》究竟有没有写完?张庆善揭开百年谜题
·张庆善解密:续写《红楼梦》的高鹗哪去了
·白先勇携手众多学者 探讨年轻人如何读《红楼梦》
·《红楼梦》中的元宵盛景
·新版《红楼梦》为何不再是“曹雪芹著,高鹗续”?
·《红楼梦》署名不见“高鹗续”了
·《红楼梦》是怎样写成的
·《山海经》与“海洋意识”:中国人的海洋文学起源
·欧丽娟:《红楼梦》不是反封建礼教的小说
·青年学者解读不一样的《山海经》:光怪陆离背后是人类信史
·《红楼梦》:写的不是没落家族,而是失去的故乡天堂?
·《西游记》改编本:有多少我们错过的“言外之意”
·沙和尚的担子里到底挑的什么?
·探寻《红楼梦》中的芒种 黛玉吟唱《葬花吟》
专题
  更多
·台湾著名诗人余光中先生病逝
·年终专题:2017文化乐章
·聚焦金砖国家文化节
·青海可可西里、福建鼓浪屿申遗成功
·我国首个“文化和自然遗产日”
·张献忠江口沉银遗址水下考古揭开历史之谜
文化热点
  更多
·清华简第八辑研究成果问世
·尘封200余年 故宫养心殿宝匣露真容
·殷墟科学考古90周年
·盘点2018年10月文化关键词
·聚焦文物保护利用改革新政
·盘点2018年9月文化关键词
文化视野
  更多
·第13届北京文博会:传统文化焕发新活力
·第六届乌镇戏剧节:11天的戏剧狂欢
·第三届丝绸之路(敦煌)国际文化博览会
·天涯共此时 又是一年中秋佳节
·聚焦第25届北京国际图书博览会
·2018北京国际文交会 文创新成果精美吸睛
文化365
   
·重阳说“九” 古人眼中的神奇数字
·人间万卉尽荣艳 难与菖蒲争芳名
·彩凤来仪穿百花
·狗年话狗:中国文化中的“汪星人”
·狗年说狗:天狗食日褪去神话色彩 哮天犬仍
编辑推荐
 
·故宫首次出品文化节目 网友看了忍不住买买
·清华简发第八辑研究成果 证《尚书》部分篇
·养心殿神秘宝匣展露真容 内含24枚“天下太
·国家网信办专项行动处置近万自媒体账号
·《上新了故宫》让故宫"高而不冷" 文创综艺揭
·盘点2018年10月文化关键词
·明御窑瓷器数百年后故宫“合璧”
文化博览
 
造人补天有女娲
高山流水
新闻排行
 
武侠大家萧逸因病去世 他说"有武没侠很悲
故宫文创产品引爆网络 “畅音阁睡衣”筹款
尘封200余年 故宫养心殿宝匣露真容
《京剧艺术??中国文化的一朵奇葩》出版
后裔九代同村 王羲之后裔在南京
《永乐大典》的悲欢离合
山西浑源李峪青铜器“牺尊”的前世今生
元至顺三年铜火铳是现代枪炮祖先(图)
漫话白居易的诗品人品
五种方法可鉴别古玉 唐玉多线条宋玉细而柔
  图片新闻  
  老照片   更多
中华文化
文化信息 | 文化观察 | 文化热点 | 文化视野 | 文化博览 | 文化人物 | 考古发现 | 文明探源 | 古今杂谈 | 文史知识 | 文化交流
| 演出信息 | 史事留痕 | 国学经典 | 寻根
---华夏经纬网版权所有---